27 12
发新话题
打印

[目录] 《小小说选刊》2008年第4期目录

本主题由 秦俑 于 2008-1-31 17:57 加入精华

《小小说选刊》2008年第4期目录


佳作一览 唐小虎的理想 王海椿
         最好的生意   诵 诗
第一时间 浅笑即可(三题)     宗利华
关注民生 村选二题     于钦夫
         用心歌唱     王奎山
星光闪烁 暴雨将至     海 飞
         装穷         王 往
幽默传奇 关系王       魏剑美
         白大妈和黑乌鸦 郑胜玲
         英雄名士改行记 陈鲁民
人性深处 花篮里花儿香   聂兰锋
         盗墓    张 蕾
心灵涟漪 陪上帝喝酒   朱成玉
         一步  无字仓颉
生活浪花 B角  临川柴子
         我想像你姐   陈永林
         夜凉如水     符浩勇
酸甜苦辣 卖鸡  秦德龙
         把手伸给我   孔立文
         老爷不好当   何如平
人在旅途 大阿姐       朱 宏
         王者的悠闲   张祖文
个性跑道 孤岛疑云     张春风
         计卖假画     苗连贵
爱海泛舟 尴尬的五十 〔中国香港〕骆宾路
         江南烟雨     刘 艳
译海明珠 我的独立日   〔美〕米歇尔·西格 著 张 力 译
         雅各布画的鸡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 〔捷克〕米洛什·马曹雷克 著 高 兴 译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心领神会 漫画·幽默一束
         思维一旦有了翅膀    窦文涛
权威发布 一个人的排行榜(2008年1月)杨晓敏

[ 本帖最后由 刘宁 于 2008-2-1 09:35 编辑 ]

TOP

祝贺各位朋友!

TOP

祝贺,问候刘宁老师~~~~~~~
豁达而不失节制,恬淡而不失执著,宁静而不失勤勉。

TOP

祝贺朋友们!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jcyshnr

TOP

祝贺,特别是祝贺宗老师。

TOP

我是军剑本姓庞, 家在河南西峡藏;
独卧深山好佳文, 笑迎文友坐高堂!
pangjunjian2008@163.com
欢迎光临贵州版版!!!
http://www.xxszj.com/blog/?23785

TOP

祝贺大家!谢谢编辑老师!
通联:河南濮阳中原乙烯供应处 田艳转敬迎涛邮编:457000  电话:13839292717 QQ: 381145993
博客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jingyingtao731

TOP

祝贺!!!!
敲一敲热透了的胸腔,会发出平原汉子般透彻的声响,堂堂正正地立着,任你有风吹雨打,我将是一面不倒的墙!
jinying6505@163.com

TOP

祝贺上榜各位!

TOP

祝贺各位朋友!

TOP

有俺的《村选二题》,谢谢刘宁老师!谢谢选刊的各位老师!

TOP

特别提醒:
由于近期南中国雨雪成灾,郑州火车站已停止接收一般货物,全力运送救灾等急需物资,故而《小小说选刊》2008年第4期推迟上市时间,请各位读者见谅!
由于邮路尚无大碍,凡在当地邮局订阅杂志的读者,或许能及时收到杂志。
祝愿各位读者新年快乐!

小小说选刊发行部
20080202
不要忘了到当地邮局订阅咱们的杂志哦~ 《小小说选刊》(半月刊)订阅代号:36—82(每期2.50元/全年60元),《百花园》(半月刊)订阅代号:36—29 (每期2.50元/全年60元)
http://www.xxszj.com/blog/?uid/8304

TOP

祝贺上榜各位!
马国兴老师特别提醒特别够意思:)

TOP

叫花王

祝贺各位入选作品的朋友,特别祝贺老乡、老前辈王奎山老师!顺便贴上一篇习作请各位看到的朋友指教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叫   花   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河南确山 朱国喜
    王铁蛋生就是讨饭的命。
    铁蛋的父亲是安徽农村人。有一年黄河决口,家被冲没了,亲人都死于洪水。他父亲只身一人逃荒到河南,在豫南一带的山乡村落间讨饭。后来铁蛋娘出于同情也出于爱慕“娶”了他,他也就感激地留下来做了铁蛋的爹。
    铁蛋出生那一年,也赶上发洪水,淹死了很多人,铁蛋爹为救人葬身洪水。铁蛋便与哥姐一道儿跟着老娘熬日子。
    十五岁那年快要过春节的时候,铁蛋郑重地跪在娘面前说:“娘,我要出去讨饭。”娘的泪水就流了下来:“蛋啊,你去讨饭,风里来雨里去,天作被地当床,串百家门,吃百家饭,要遭罪受苦的呀!”铁蛋说:“娘,儿知道。但咱家穷得烧雪不化,大哥娶不上媳妇,我的手又残疾,在家净是累赘,还是让我到外面自寻活路吧。”“孩子,你的孝心,娘明白。这也许是命中注定。今天,你既然提出来了,娘还能说啥?唉!”
    于是,王铁蛋就洒泪别了娘,掂一根打狗棒,背一条破布袋,内装一个破碗,一路乞讨而去。
    一晃就是十多年。十多年里,王铁蛋吃了很多苦,受了很多罪,雨淋过,雪冻过,狗咬过,狼追过;遭人白眼,受尽冷落;饱一餐,饥一顿。但也遇到过很多好心人,他们给铁蛋盛碗饭、送瓢粮、送件衣。
    后来,王铁蛋从农村走进了城市。他隐去了“蛋”字,简称王铁。他专门在城市里“讨饭”,对象不是市民住户,也不是商店门面,而是红事。一个不大的城市里,每月都有几十对新人举行结婚典礼。王铁网络了一帮上档次、有水平的叫花子,做起了“叫花王”。他的“弟兄”遍及城里大街小巷,任何一个饭店哪天有红事,他都一清二楚。他调派人马,指挥叫花子们去饭店“讨饭”,忙不过来时,自己就亲自出马。
    “叫花王”有自己的行规,也就是所谓的职业道德。他们赶场子,都有科学路线,既省时又省力。他们来到一个鞭炮刚落声、宴席才开始的饭店门口,先噼里啪啦放一挂小鞭炮,然后向新郎新娘抱拳深鞠一躬,送上几句祝福的话。新郎新娘就爽快地打发几十元,甚至一百二百元。一开始,新人们是不情愿的,但王铁不见票子不开拔,还给喜事添霉气。他败兴的顺口溜张嘴就来,一串无效就再来一串,直到新郎给钱认输。如果碰见叫板的新郎,“叫花王”就闪到一边,悄悄掏出手机,啪啪啪一按,不一会儿,便有许多大小叫花子围在饭店门口,闹闹嚷嚷,或站或坐或躺,脏衣脏话脏气味让主家赶紧举手投降。后来,凡典礼的人们都接受了这一事实,“叫花王”一到,小鞭一响,立马给钱走人。王铁没称王的时候,多少不拒,称王后就不容十块八块地轻易打发了。
    几年下来,谁也不知“叫花王”有多少积蓄。城里人曾见他用过新潮的手机,出门坐过豪华出租,唯穿衣依然破旧。老家的人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,只知道他把老家的房子修得漂漂亮亮,在村里数一数二。他大哥早已因他娶妻生子,老娘也穿上金戴上银。
    “叫花王”生活在异乡,至今仍孑然一身。娘曾问他在外做啥事,他说干事业。他不多说,娘也不多问。(发表于2007年7月份《天中晚报》,“读者网”曾于9月份转载)

TOP

谢谢马老师提醒!

TOP

 27 12
发新话题